太古城中心、科技大學昨均成圍堵目標!自周日晚分別發生區議員被「咬甩耳」及科大學生疑躲避催淚彈墮樓重創受傷事件後,兩處惹火地昨入夜起再有大批民眾及學生聚集,其中太古城有約二百街坊聚集,在場要求商場保安交代事件,晚上可見商場外曾有大批防暴警駐守,數十警更曾一度進入商場,但未幾撤離,現場可見先後最少有兩名青年被警方帶走。而另一邊廂,數百名科大學生則在校園圍堵校長史維、要求他譴責警方,史維遭學生包圍數小時仍未能離去。至接近午夜時分,太古城集會者及科大學生仍然聚集,未有離去。 太古城中心外前日有灰衫男突持刀襲擊在場人士,更有區議員被咬甩左耳,昨晚約九時,有約二百名街坊在太古城中心一帶聚集,有人質問商場保安周日何以會有警員進入,又質疑傷人案發生時保安未有盡力制止,雖然保安稱已盡責盡忠,惟街坊並未有離去,繼續包圍商場內保安。 數十防暴警入商場 帶走2人 期間,商場外疑有便衣警截查戴口罩青年,在場街坊要求出示委任證,未幾有防暴警乘警車到場,當中數十警更一度進入商場,在市民噓聲中撤離商場,而商場外亦曾有防暴警持槍戒備,當中曾有人用胡椒噴劑指向商場外市民,之後亦已離開。現場可見,商場內外最少有兩名人士被警員帶走。 科大校長拒譴責警 稱待調查 因應有科大學生疑避催淚彈墮樓重創命危,數百名科大學生昨在校園內的香港賽馬會大堂對出空地圍堵校長史維,要求他譴責警方阻礙救援廿分鐘,惟史維拒絕,表示需等待調查結果才可作出判斷。史維身邊有數名學校職員保護。現場部分學生情緒激動,斥史維為懦夫,無法保護學生,亦不及其他大學校長勇敢,不敢為學生挺身而出;亦有學生指史維自修例風波爆發至今近五個月,從未公開表達支持學生,批評他僅欲拖延時間,無心處理事件。期間史維數度嘗試離開,惟在場學生高呼「保護校長」,拒絕他離去。 史維重申自己並不是害怕,但需要徹底調查事件後才可作出判斷。他續指,受私隱條例所限,需要先取得受傷學生的家長同意,才可取得閉路電視調查事件,但難以在昨晚進行,承諾會於下周前要求停車場提供錄影畫面,及向救護部門取得當晚救援紀錄,但強調需較多時間還原事實。當他再被問及會否譴責警方向停車場放催淚彈,他就指不清楚有關法律,但強調所有人均需守法,如出現不合法行為,有關行為就應予譴責,又指稍後會向警方查詢事件詳情,需更多時間了解事情原委及過程,才可表達立場,下周才再與學生對話,惟在場學生不滿。

港鐵太子站831暴力事件發生至今兩個月,網民發起昨晚(31日)到太子站舉行悼念活動,而港鐵則在昨午2時起關閉太子站。 昨日傍晚6時許,太子站外大批戴上口罩人士聚集,有人用鐳射燈照射旺角警署外牆;警方開咪警告停止使用鐳射燈,否則作拘捕行動。約半小時後,多人佔據旺角彌敦道及太子道西南行車線,導致交通嚴重擠塞,警方發射至少3枚催淚彈驅散聚集人士。港鐵在晚上8時許宣布,因應旺角站附近的突發情況,並有多個出入口被堵塞,旺角站臨時關閉,所有列車不停旺角站。 約一小時後,警方在旺角施放多枚催淚彈驅散示威者,現場煙霧瀰漫,防暴警沿彌敦道推進。有示威者在旺角彌敦道近信和中心對出築路障及縱火。 至近今日(1日)凌晨,有車主駕駛七人車沿亞皆老街駛至,因遇上警察防線遂調頭離開,期間其座駕疑遭防暴警發射的催淚彈射中,釋出的催淚煙令他感到不適,他怒斥警方的做法十分過份。 在凌晨近一時,有示威者疑在旺角彌敦道及亞皆老街交界一個港鐵站出入口放火,現場火光熊熊,消防接報趕至撲救。一名白衣男在場疑與多名人士衝突,隨後被當場「私了」(動用私刑),頭部及頸部流血。

沙中線紅磡站自去年起被揭工程醜聞,政府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委員會今年3月中發布的中期報告,當中裁決紅磡站結構工程達安全水平。 負責紅磡站落石屎工程的分判商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質疑,委員會的裁決涉超越職權範圍。他表示,最快將於今晚發起眾籌活動,希望首輪籌得50萬港元,並於11月內入稟申請司法覆核。 根據沙中線調查委員會的職權範圍列明,委員會須就紅磡站擴建部分的連續牆及月台層板建造工程,調查紮鐵工程、引起公眾安方面的關注的任何其他工程事實及情況,以及查出上述工程是否按合約進行,倘沒有按照合約,便須找出箇中原因並跟進有否採取糾正措施。 潘焯鴻:工程是否安全非職權範圍 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表示,調查委員會發布的中期報告,當中裁決紅磡站擴建部分的連續牆及月台層板建造工程達到安全水平,並不包括在職權範圍內,質疑委員會涉超越職權範圍,故將展開「四步曲」,第一步是最快在今晚內發起眾籌50萬元,冀在11月內入稟申請司法覆核。 而第二步曲是於12月1日起組成一個專業團隊,當中涉法律、工程管理及結構背景的專業人士,並會就沙中線工程問題草議一份民間調查報告,希望能趕在委員會明年3月提交最後報告前完成,且預料明年4月至6月期間,舉行研討會及集體討論民間報告內容,以及委員會職權範圍事宜。 第三步曲為根據委員會發出的最後報告內容,視乎有否再次違職權範圍或有任何錯誤內容需糾正時提出司法覆核,而最終一步曲則是成立「中科監察」的非政府組織,希望長期監察港鐵在沙中線工程事件上所涉及的民事及刑事責任,並會一直「追究到底」。

周四早上的一场火灾迫使珍珠山的一家健身房和儿童项目中心关闭。 凌晨4点左右,一名不当班的消防员发现了奥林匹克大道(Olympic Drive)马克斯福利中心(MAX Wellness centre)的火灾。 消防局副局长罗伯特·福勒说:“他立即跳入马路对面的珍珠山消防站,向我们报告了这起事故。”“当然,我们离珍珠山消防站这么近,不到一分钟,我们的队员就赶到了现场。” 福勒说,第一批进入大楼的消防队员遭遇了“大火和浓烟”。 “当然,建筑物的损害是巨大的。建筑的右侧受损最严重,靠近奥林匹克大道的一侧,”他说。 “从正面看这座建筑的外部,它看起来非常好,但当然,损坏是在内部。” MAX既有健身房和健身中心,也提供学前教育、儿童保育和课后项目。 麦克斯在给会员的一份声明中说,周四和周五在珍珠山拍摄的所有节目都被取消了。 在周五的PD日为孩子登记的父母将被直接联系,而MAX为人们已经注册的项目提供其他的解决方案。 “相当有挑战性,”首席执行长说 MAX表示,当更多细节被整理出来后,它将更新会员。 “这很有挑战性。这并不是你想要的一天的开始——当然对MAX来说是这样。”MAX Wellness公司的首席执行官Pat Griffin说。 “但是一旦我们知道我们的员工和第一反应人员都是安全的,在他们完成他们的工作后,我们很快就把注意力转向——我们仍然要服务我们的客户,我们将如何做到这一点。”

当警察对体育运动漠不关心的时候的非法酒吧 更多的 戈迪·邓恩并不认为他触犯了法律。他只是想给人们提供一个友好的喝酒的地方。 1987年,他在夏洛特敦(Charlottetown)因私酒贩而出名:他在自己家里经营一家酒吧。 据记者凯文·埃文斯(Kevin Evans)称,警方估计,在这个1.6万人口的城市里,有25家这样的非法酒吧。 而且它们也不是那么难找。 “有一些微妙的暗示,比如带有烟熏玻璃的观景窗,”埃文斯说。“还有那些不那么微妙的暗示,比如前一晚才收拾的卡车,第二天早上就空了。” 几乎所有经常光顾戈尔迪酒吧的人都认识他,而且他们也不像对待当地的酒店那样对待他。 埃文斯说:“这里有外卖服务,但在爱德华王子岛,更常见的是在里面喝酒。” 根据《环球邮报》1982年的一篇报道,走私贩坚持在体育馆里活动,因为当时岛上只有13家卖酒的商店。 “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因为方便或害羞而去找私酒贩,”该报称。 “你的朋友…他们有活动,

温哥华10月初创纪录的低温意味着衣物和床上用品捐赠的需求已经很高。 周三是该市60年来10月9日最冷的一天,一些地区的气温一夜之间降到了冰点。 联合福音传教会的发言人杰里米·亨卡说,对于睡在奥本海默公园帐篷里的人来说,寒冷可能危及生命。 “我们看到人们在温哥华用东西来加热他们的帐篷,”Hunka周四早上在CBC的早间版节目中说。“你知道它可能会在火焰中燃烧,有人会遭受可怕的死亡。” 亨卡说,当天气变冷时,很多住在户外的人就会开始生病,防水的靴子和夹克,以及干燥的床上用品,会带来很大的不同。 他说:“无家可归者的平均寿命还不到我们这些住在家里的人的一半,部分原因是他们在寒冷的天气里容易生病。”

蒙特利尔市的一个区提醒司机,布鲁克西街(Sherbrooke Street West)是一条双向车道,这一举措在本周的伦敦西区(West end)造成了交通拥堵,令骑自行车的人感到困惑。 de- grace大街最繁忙的商业区只有两条车道,连接着Decarie高速公路和它在蒙特利尔西部的终结点——一条向西,另一条向东。 在早高峰时段,东行的公交车道禁止路边停车,下午西行方向也禁止停车。 除了那条公共汽车专用道外,在这三公里的范围内并排开车一直是违反交通规则的。然而,这条路宽阔的宽度和模糊的白线分隔了停车位,这让一些司机觉得它更像是一条四车道的高速公路。 为了鼓励司机保持单行的交通流量,Cote-Des-Neiges-NDG周二晚在布鲁克街(Sherbrooke Street)中央增加了平行的黄线。 新的黄线从NDG公园延伸到自治区最西端的边界,取代了单一的黄线。 “在NDG的Sherbrooke大部分是双向的。一条车道用于停车或公共汽车,另一条车道用于交通。 “黄线是为了提醒大家。” 莎拉·莱维特/ CBC 莎拉·莱维特/ CBC 更多的 几个月前,舍布鲁克街的限速从50公里/小时降到了40公里/小时。 官员们表示,黄线将很快在设计中加入垂线,清楚地表明这是一个无驾驶(或自行车)区。 舍布鲁克街是NDG中最受欢迎的自行车道地点之一,来自全市各地的自行车团体一直在游说蒙特利尔增加一条从蒙特利尔西部到东端25号高速公路的受保护的自行车道。 居民的评价褒贬不一 当地居民Jordan Deitcher说,如果在支线街道上的所有道路工程都完成后,自治市的倡议可能会更容易被社区接受。 人行道上到处都是施工工地,司机们被挤到了主干道上。

新当选的领土政治人物星期二在耶洛奈夫开始他们的第一天的适应工作,他们与土著领导人一起坐下来吃早餐。丹尼民族的首领希望,这一举动表明他们与领土政府建立了新的工作关系。 “这是Dene的一个历史性时刻,”局长Norman Yakeleya说。“这是历史上第一次Dene国家的行政人员与西北地区的MLAs坐在一起。” 亚克利亚说,代表麦肯齐河谷上下所有Dene人的Dene民族与当地政府之间的关系并不总是积极的。 他说:“我们必须把白板清理干净。”“任何良好的关系都需要沟通……我们与上届政府没有多少沟通。” mla选举将于本周五正式宣誓就职。其中谁将成为总理和内阁成员将在10月24日的领土领导委员会上决定。 新政客们一致同意通过土地所有权 雅克莱亚说,从更尊重的关系中产生的最有成效的事情是解决和执行所有悬而未决的土地要求和自治协议。 “我们在这里掌握着主动权,”他指的是民选领导人。“官僚机构坐在后面。我们告诉他们做什么。他们为我们提供信息,但做出决定的是我们。”

周四早上的一场火灾迫使珍珠山的一家健身房和儿童项目中心关闭。 凌晨4点左右,一名不当班的消防员发现了奥林匹克大道(Olympic Drive)马克斯福利中心(MAX Wellness centre)的火灾。 消防局副局长罗伯特·福勒说:“他立即跳入马路对面的珍珠山消防站,向我们报告了这起事故。”“当然,我们离珍珠山消防站这么近,不到一分钟,我们的队员就赶到了现场。” 福勒说,第一批进入大楼的消防队员遭遇了“大火和浓烟”。 “当然,建筑物的损害是巨大的。建筑的右侧受损最严重,靠近奥林匹克大道的一侧,”他说。 “从正面看这座建筑的外部,它看起来非常好,但当然,损坏是在内部。” MAX既有健身房和健身中心,也提供学前教育、儿童保育和课后项目。 麦克斯在给会员的一份声明中说,周四和周五在珍珠山拍摄的所有节目都被取消了。 在周五的PD日为孩子登记的父母将被直接联系,而MAX为人们已经注册的项目提供其他的解决方案。 “相当有挑战性,”首席执行长说 MAX表示,当更多细节被整理出来后,它将更新会员。 “这很有挑战性。这并不是你想要的一天的开始——当然对MAX来说是这样。”MAX Wellness公司的首席执行官Pat Griffin说。 “但是一旦我们知道我们的员工和第一反应人员都是安全的,在他们完成他们的工作后,我们很快就把注意力转向——我们仍然要服务我们的客户,我们将如何做到这一点。”

当警察对体育运动漠不关心的时候的非法酒吧 更多的 戈迪·邓恩并不认为他触犯了法律。他只是想给人们提供一个友好的喝酒的地方。 1987年,他在夏洛特敦(Charlottetown)因私酒贩而出名:他在自己家里经营一家酒吧。 据记者凯文·埃文斯(Kevin Evans)称,警方估计,在这个1.6万人口的城市里,有25家这样的非法酒吧。 而且它们也不是那么难找。 “有一些微妙的暗示,比如带有烟熏玻璃的观景窗,”埃文斯说。“还有那些不那么微妙的暗示,比如前一晚才收拾的卡车,第二天早上就空了。” 几乎所有经常光顾戈尔迪酒吧的人都认识他,而且他们也不像对待当地的酒店那样对待他。 埃文斯说:“这里有外卖服务,但在爱德华王子岛,更常见的是在里面喝酒。” 根据《环球邮报》1982年的一篇报道,走私贩坚持在体育馆里活动,因为当时岛上只有13家卖酒的商店。 “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因为方便或害羞而去找私酒贩,”该报称。 “你的朋友…他们有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