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風波持續超過兩個月,香港記者協會執委陳朗昇今日(24日)在香港電台《香港家書》中表示,反修例的抗爭仍未見解決曙光,警民衝突曠日持久,記者天天站在衝突浪尖上,即使有警方傳媒聯絡隊在場,但警方進行掃蕩或驅散行動時,仍有槍彈落在只有傳媒身處的位置。

對於警方、撐警者或示威者均有違反新聞自由的行為,他直言,雖不能忽視政治和經濟因素對傳媒機構的影響,但有形之手仍未能對前線記者的工作「越俎代疱」,相信有記者拍攝實況、發掘真相,香港社會才能有更全面資訊,讓不同持份者思考香港前景。

陳朗昇表示,記協至今共收到33宗涉及警員對記者無理阻撓採訪,或粗暴對待的個案,其中 27 宗個案已交予監警會跟進。所接投訴中主要為阻撓採訪(11宗),又或被警員槍彈、盾牌及警棍所傷(21宗),當中有8宗是沒有示威者情況下被催淚彈襲擊、5宗是被胡椒噴劑或水劑噴射、4宗被警棍打、3宗被警察盾牌撞打,以及1宗被橡膠子彈或布袋彈所傷。

陳朗昇指,雖現時大多傳媒行家已配備保護力較強的防毒面具,惟頭皮、手腳皮膚等仍會接觸到大量催淚氣體,對現場記者造成身體傷害,在頻繁接觸催淚煙下,多人出疹、持續流眼水,肚瀉及嘔吐等症狀。

比起皮肉之苦,他直言警員或撐警者對新聞工作的不理解,更令行家失望。每周約兩至三天走在衝突前線的他,憶述警員常指責記者「沒有拍攝暴徒」、上周機場衝突更有趕來增援的防暴警察得悉同僚受傷後,指責在場記者「助紂為虐」;亦有警察叫記者不要拍太多片段,說「你影完都唔出」。他澄清,現時直播片長達數小時,而記者的鏡頭是大眾的耳目,不論其個人立場。「以我為例,其實不論是警方速龍小隊的拘捕行動、還是示威者以磚塊打爛紀律部隊宿舍的窗戶,我和其他行家都一併站在最前線拍攝,我更因站得太近而被警方的手擲胡椒彈帶火碎片燒傷,幸無大礙。」

示威者陣營要求刪除影到示威者面部的照片或影片

陳朗昇亦指,示威者陣營亦會出現違反新聞自由的行為,如要求記者不要拍攝某些場面,要求刪除影到示威者面部的照片或影片,甚至破壞某些新聞機構採訪車。他認為,不能忽視政治和經濟因素對傳媒機構的影響,但政治和經濟的有形之手仍未能對前線記者的工作「越俎代疱」。相信記者盡力發掘真相、拍攝實況,香港社會才能有更全面資訊,讓社會不同持份者掌握更多後,再思考香港前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