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能流芳千古,只因当初戴错一顶头巾
在中国各地乃至东南亚一些国家,有一项建筑非常普遍:关帝庙。
关帝庙里的神位基本上都是同一个套路,关公在中间端坐,两边关平捧印,周仓拿刀。
左边黑脸的即为周仓
关平和周仓之所以能和关公一起享受香火,自然是因为他们的悲壮结局。关羽败走麦城时,关平随父亲一同牺牲,留守麦城的周仓听到关羽死讯后,也自杀追随关羽而去。
关平是历史上的真实人物,但周仓不是。周仓是《三国演义》虚构出来的人物,流传得广了,大家也就慢慢相信了他的存在。
在《三国演义》中,关羽手下还有另外一个人,出身、经历都和周仓很像,最后两人在世人心目中的地位却大相径庭。
这个人就是廖化。廖化和周仓都是关羽千里走单骑期间遇到的山贼,都敬重关羽,也都想放弃自己的山贼事业追随关羽。相比于周仓,廖化遇到关羽还早些,而且廖化出场就有搭救刘备两位夫人的功劳。
老版《三国演义》中的廖化,没有突出黄巾这一敏感元素
结果呢,周仓一上来就被关羽收为手下,此后一直带在身边,死后还跟着关羽住进关帝庙,被称为忠义典范;而廖化却被关羽拒绝,继续流落民间十多年后才打进刘备阵营,只给后人留下了“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这么一句并不是褒义词的俗语。
是什么造成了两人出身相似、结局不同的区别呢?
其实,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已经写得非常清楚了。
廖化出场时,书中是这么写的:
山头一人,高叫:“关将军且住!”云长举目视之,只见一少年,黄巾锦衣,持枪跨马,马项下悬着首级一颗,引百余步卒,飞奔前来。公问曰:“汝何人也?”少年弃枪下马,拜伏于地。云长恐是诈,勒马持刀问曰:“壮士,愿通姓名。”答曰:“吾本襄阳人,姓廖,名化,字元俭。因世乱流落江湖,聚众五百余人,劫掠为生。恰才同伴杜远下山巡哨,误将两夫人劫掠上山。吾问从者,知是大汉刘皇叔夫人,且闻将军护送在此,吾即欲送下山来。杜远出言不逊,被某杀之。今献头与将军请罪。”
——《演义》二十七回
在东汉末年,戴黄巾和戴其他颜色的头巾是完全不一样的含义。戴黄巾,代表着你属于那支对东汉王朝造成巨大威胁的农民起义武装——黄巾军。廖化此时是个“少年”,估计最多二十来岁。他遇见关羽时,关羽刚从许都出发,也就是说廖化的山头在河南,也并不是黄巾军泛滥最严重的山东河北。而且此时曹操基本已经肃清了北方,黄巾军几乎没有成形的力量了。所以,廖化虽然做黄巾打扮,但出身黄巾军的可能性并不大,多半就是个狐假虎威的小山贼,觉得穿黄巾军的衣服比较能唬住人,而已。
廖化戴黄巾本质上和天安社大哥们纹身差不多
但刘备关羽张飞最初起家,就是为了打击黄巾军,保卫东汉王朝。所以廖化头戴黄巾见关羽,算是犯了关羽的大忌。
事实也正是这样,当廖化提出想从此追随关羽时,书中写了一句关羽的心理活动:
廖化欲以部下人送关公。关公寻思此人终是黄巾余党,未可作伴,乃谢却之。廖化又拜送金帛,关公亦不受。
——《演义》二十七回
凭良心说,我觉得关羽做得对。
再看周仓。如果说廖化未必是真的黄巾余党,但周仓可实实在在跟着黄巾军混过。
当关公遇见山贼裴元绍时,裴元绍直接喊出了他的名字。关羽问他怎么认识自己,裴元绍说我哥们周仓特别崇拜您,跟我提过您的长相。接着就介绍了周仓:
原在黄巾张宝部下为将,张宝死,啸聚山林。他多曾与某说将军盛名,恨无门路相见。
——《演义》二十八回
随即,周仓登场,拜见关羽,说了这样一番话:
“旧随黄巾张宝时,曾识尊颜;恨失身贼党,不得相随。今日幸得拜见。愿将军不弃,收为步卒,早晚执鞭随镫,死亦甘心!”
——《演义》二十八回
不但没穿和黄巾军有关的服饰,还第一时间表明了和黄巾军划清界限的态度。
要没有廖化在前面铺垫,关羽对周仓的满意度可能还没那么高。但是有廖化比着,周仓这行为就显得尤为可贵。
所以当他提出要追随关羽的时候,关羽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
(如下图,央视的老版《三国演义》把这一段处理成周仓为关羽当人肉上马石才感动了关羽,是不对的)
从此周仓一直侍奉在关羽的鞍前马后,直到麦城自杀。
说起来,廖化的本领是比周仓大的。
廖化成为关羽部下后,屡次和关平等人协同作战,偶尔还有独当一面的时候。这说明关羽对他的能力很信任。而周仓一直被关羽带在身边,几乎没有什么战功。按理说,上级那么喜欢你,一定会为你制造杀敌立功升职加薪的机会。但周仓跟随关羽后就没打过像样的仗,只能说明关羽欣赏他的忠心,但绝不放心他的能力。
可惜最后陪着关羽千古留名的还是周仓。
廖化最终进入刘备阵营,已经是赤壁之战后、刘备要攻取西川时:
“玄德……起程西行。临行时,忽廖化引一军来降。玄德便教廖化辅佐云长以拒曹操。”
——《演义》第六十回
廖化初见关羽,是关羽刚离开许都。按史书记载,这件事应该发生在公元201年左右。那时的廖化,还是个少年。
而刘备攻打西川,已经是公元213年了。这时的廖化,已经三十岁左右,按古人的认知,是个历尽沧桑的中年人了。
杏耀代理耽误了自己十几年的青春年华,也失去了一个名垂青史的机会。只因为遇到阿关的那天,阳光正好,微风不躁,而他还不会说得体的话,又戴了一顶阿关不喜欢的头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